当前位置:首页 > 德州新闻网热点 > 正文

上海交响乐团试水晚高峰音乐会,昨晚最后一场“准时贝多芬”

对资深古典乐迷来说,听一场严肃音乐会是家常便饭,但对初入音乐厅的“小白”来说,谁能了解他们的忐忑?音乐会开始之前,他们往往要开动脑筋做足功课,音乐会结束已经十点多了,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。

音乐会一定要这么累、这么高门槛吗?

为了缓解这种压力,上海交响乐团10月开始试水“晚高峰音乐会”(Rush Hour Concert)。在下班晚高峰18:30-19:30,观众来到音乐厅,不需要提前做功课,不需要在意是否听得懂,也没有大部头作品考验耐力和意志,他们轻轻松松就能get古典音乐的奥秘和乐趣。

12月16日晚,“晚高峰音乐会”迎来今年的最后一场演出,这一天恰逢贝多芬的生日,音乐会因此命名“准时贝多芬”。

乐圣的生日怎么过?当然得呼朋唤友啊!于是在现场,除了贝多芬,海顿、莫扎特、舒伯特都来了。

上海交响乐团的 6位弦乐演奏家、1位钢琴家以贝多芬生日聚会为由,选取了4位作曲家4部作品里的其中一个乐章,串成了一个小时的音乐会,最后还让《生日快乐歌》来了个变奏,结束了这场生日狂欢。

音乐会在演艺厅举行,座位不过400个,观众与演奏家呼吸相闻,加上主持人轻松活泼的串场,演奏家时不时的角色扮演,不少观众纷纷感慨,“有意思极了!”“很轻松,很生动,时间短,听着不累,没有距离。”

在“准时贝多芬”之前,10月、11月,上海交响乐团还以“准时开场”“准时彩排”为名,举办了两场音乐会。

在“准时开场”现场,一位迟到观众打断了演奏家的演奏,引发了观众席的骚动和反感,最后,这位迟到观众竟然抱着一把琴上台,和演奏家们齐奏了布里顿的《简单交响曲》,并加演了开场被他毁坏的莫扎特《小夜曲》。

原来,迟到是这场音乐会特别设置的桥段,迟到观众也是“托”,他叫张凯旋,是上海交响乐团的低音提琴演奏员。

“台上大部分时候都非常安静,我们需要集中注意力来演奏,如果有一些比较尴尬的声音出现,对大家拉琴吹管都会有很大的影响。”上海交响乐团小提琴演奏员武奥列同样参与了这场音乐会,他说,“晚高峰音乐会”是台上台下都比较放松的音乐会,每次都会设计一些有意思的桥段,这样的桥段既有放松的作用,也有普及的作用。

在“准时彩排”现场,演奏员们接二连三地迟到,甚至还有人在现场打电话、发喜糖、中途换人,台下观众都懵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余姚生活网

口味刁钻的Pitchfork选出年度专辑,女声占6席

以口味刁钻、耳界宽广著称的美国音乐网站《Pitchfork》近日评选出2019年度50佳专辑。和今年电影类奖项中女性影人所占比例大涨的情形类似,《Pitchfork》专辑榜的前10位中,女声占6席,男声为

热点网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unbetdezhou.cn

博客主人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随机文章